当前位置:主页 >> 环保科技

代表换魂人第七十四章真相

2020-09-17 11:44:25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0次

换魂人 第七十四章 真相

不对啊,马医生的眼睛怎么会放光?像里面装了微型手电筒一样,从他眼睛里,放出的蓝光,一直射入“我”的眼睛,或者,确切的讲,“我”的眼睛在吸食那两条发出幽幽蓝色的光!

怪不得以前宛伯懿一直对我说,不要盯着马医生的眼睛看,是这个原因吗?可是,这一幕太不可思议了!又不是在拍科幻电影!“我”还一脸娇羞地靠近马医生,看不下去了!“我”身后还站着茜茜,感觉她焦头烂额的,在原地来回踱步,又多次拉我衣服,但“我”完全无视她。

真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!这是临死前的一种幻觉吗?厌恶什么,就会出现什么幻觉?天哪!不要让我看到这种画面了!

宛伯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现在“我”身后,茜茜无奈地看了他,又指了指我们,我好像也知道了他就在我身后,但肉麻的是,似乎在故意挑衅,“我”一直往马医生怀里钻……

其实我看见的一直都是无声的,除了刚才那中年男人在阳台内隔着护栏叫我名字,其余都是无声的。

宛伯懿不知在大喊着什么,然后拉住“我”的手,可是“我”重重地将他手甩开!马医生也很配合“我”,把“我”楼得很紧,看见这一幕简直全身汗毛竖起!恨不得冲到里面去,给自己两个巴掌!

宛伯懿的心情一定和此刻我心情是一样的,他再次抓住我胳膊,猛地把我拉了过来,毫不客气。

“我”好像也被惹怒了,忽然从马医生腰间抽出一把匕首,马医生为什么要带这种东西?我之前怎么没发现?总之,我抽出匕首直往宛伯懿刺去。

一切时间好像都被定格,在“我”拿着刀向宛伯懿刺去时,我定格在阳台外的半空中,分明看见了马医生脸上那种得意的似笑非笑。还有宛伯懿看着“我”的那种伤感的眼神,当“我”的刀一点点靠近他时,他居然闭上了眼睛,眼角闪动了一下。那是泪光吗?“我”心里一阵痉挛,好心痛,看着宛伯懿迎着“我”的尖刀痛苦地闭上眼睛,却不躲不闪,“我”心痛到只想哭……

一切如意料中的那样。刀尖刺入他的身体,“我”才慌张地停下,“我”吓得立刻放手,而匕首只露出一个把柄在他身体外,直挺挺的,插在他身体内,“我”惊恐地看着他,而他则皱紧了眉头,捂着伤口,忧伤地看着“我”。里面的自己快哭了出来,眼眶里越来越多的泪水凝聚,不知是内疚还是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惊讶,只是看着他然不住流泪。

而此刻“我”身后的马医生,猛地将我拉了过去,“我”被转了一圈,立刻面对着马医生,奇怪的是,马医生眼里又放射出两道光芒直射入“我”眼内,“我”就像是被注入了强心剂。人立刻精神了起来,刚才还泪眼婆娑的我,渐渐看着马医生微笑起来,顺势还往他怀里扑。

“若蓝!”身后的茜茜喊了我一声。忽然划破我周围安静的世界,茜茜对着里面的另一个我大喊着,而“我”猛地回头,但一回头首先看到戈麦斯足够努力的是我身后的宛伯懿,“我”惊讶地看着他受伤的样子,那个表情好像是第一次看见。难道里面的自己瞬间失忆了吗?

“我”小心地往宛伯懿这里走过去,脸上写满了心疼。

身后的马医生刚想再次拉“我”,而在我前面的茜茜立刻一个箭步朝“我”冲了过来,拉住“我”的胳膊,没命地往外面开始跑……

而正是这个时候,我感觉自己食指很疼,低头一看,洋娃娃正用它的手抓住我的食指!而当我低头看的一瞬间,那种手指的被压迫感立刻消失,难道……是洋娃娃用力拉着我的手指?它到底是什么?总感觉它有生命,不仅是一只洋娃娃而已,但这个秘密可能要随着我一起进入坟墓了……

咦?马医生和宛伯懿后面好像还有一个人,他一直坐在湖边的长椅上,面对湖面,被对着我们,关键是他始终没有动一下,所以都很难被发现,他手上拿着一根钓鱼竿,在钓鱼?大晚上一个人在钓鱼?而且在他身后发生这样的拿刀捅人事件,他都能坦然自若一个人在钓鱼?有点奇怪……

头好痛……这一幕怎么那么熟悉?

想起来了!前几天马医生带我去中心湖,湖面上忽然出现一些动态画面,就跟这个好像,只不过,剧情有点不一样,在那时,我看见的是宛伯懿拿着刀刺向马医生,然后他们两个扭打了起来……

怎么会不一样,但我肯定,那是同一地点,同一时间,在和马医生在一起时,怪不得看见湖水边椅子上有什么东西,原来是一个人,只是他没有丝毫动过,所以在黑漆漆的夜里会被忽略掉!

这种感觉就像原班人马在同一个地方拍不同结局的戏,摄像机用的角度也不同,所以这次钓鱼的男人看得更清楚,而且,那个男人,看得如此眼熟……

对了!想起来了!他不就是那个豪宅里的中年男人么!是住我隔壁病房的怪人的父亲?他怎么会跟我们在一起?而且还是在莫名其妙地钓鱼?

大帅?尉迟叔叔?我的记忆好像在一点点恢复,以前的事情好像想起点了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,正当我努力回忆时,身子忽然一沉,刚才还漂浮在半空中的身体,忽然开始往下落。

那一扇窗又渐渐看不到了,最后只能看到一点天花板,还有上面的吊灯,这里的所有的房间布置都是一样,我已经记不清楚,这里是第几层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到最后,全身摔碎……

这里是什么?是一间卧室?我又落了一层,从阳台外看去,里面是一间卧室,不过那不是精神病医院的卧室,好像是女生的房间,粉色的床,还是墙纸,都是女孩喜欢的东西,床上躺着……躺着“我”?

马医生和雁儿进来了,雁儿好像在苦口婆心地对“我”说着什么,而“我”一直很恐惧地躲避着,这个时候马医生伸手就来抓“我”的手腕,幸好“我”反应快,立刻打掉了他,而这一行为似乎激怒了他,他猛地一脚踩在床上,一手强行把“我”拽到了床边!

我屏住呼吸看着眼前那一幕,马医生脸上肌肉在抽搐,那种得手的奸笑,而雁儿则在一边,她的角度看不到马医生脸上的表情,她没有帮任何一个人的忙,但看上去她是希望“我”不要抵抗,但又很心疼我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天哪!马医生强行把我拖下做长尾的SEO 的时候床,因为“我”剧烈抵抗,衣服几乎被脱了下来,那是夏天,只穿了一件单衣!甚至……甚至露出了内衣!而马医生一直死死抱着“我”,把“我”往门口拖,他的手……就碰在“我”那个地方!

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幕!恨不得扳开栏杆去救自己,狠狠地给马医生几个耳光!而里面的自己大声呼救,不知马医生是故意还是无意,总之衣服在挣扎中一点点往上掀,几乎要全部脱去……雁儿,雁儿一直在旁边默默哭泣……

怎么办!我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!马医生明明就是赤裸裸的吃豆腐!看他那种眼神!雁儿在他身后,根本没看见,我大喊着,估计也在向雁儿求救,但是……

忽然!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人!对着马医生的太阳穴就是一拳,马医生的眼镜一下掉在了地上,自己也跟着跌倒在地,此刻那个男人转过身看着我,帮我整理好了衣服,然后转身,对着在地上还没爬起来的马医生,又是重重的一拳,马医生的鼻血一滴滴落在地板上。

他是谁?起码有1米九的身高,全身一块块突出的肌肉,我还有这样一个朋友吗?但他为什么一直不来医院看我?马医生太恶心了!之前我居然还和他那样亲密!受不了受不了!幸好这个男生的出现!可惜我快要死了!不然,我一定会用生命去感谢他,最我最危险的时候救了我!

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,因为,我正一点点往下落,每一房间发生的事情都是曾经自己的片段,为什么在我跳楼的时候,要用这样的形式给我看自己的人生?当看完会发生什么?无论发生什么,解决都是……都是我死……

人家都说,自杀的人,在真正那一刻,都会后悔的,但我没有半点后悔,此刻的我真像快点摔下去,一了百了,记忆也不用找了,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,控制不了这个世界,在我下落的过程中,还是会看着每一层的阳台里发生的一切。

我们去旅游了吗?大巴车里好多人,应该不是旅游,因为我还看见了很多画板颜料之类的东西,我们是去写生了?这里是第几层了?(未完待续。)



婴儿拉肚子吃什么
铁岭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
邯郸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
友情链接: